澳门赌盘博彩游戏_澳门赌盘博彩集团_澳门信誉赌盘娱乐官网-星月文学【官方】

星月文学

失忆者_郭敬明短篇作品

-2019 年 4 月 14 日Ctrl+D 收藏本站扫描 星月文学 二维码,微信也能看小说!

关灯 直达底部

2003年漫不经心地过去了,2004年不动声色地露出它苍白的侧脸。一恍神,冬天摇摇晃晃地离开,可是留下了寒冷。一年很快地过去了,我知道来年还将如此迅速地过去,或者更快。一年里我突然长大了,没有来由,如同突然的一陈海啸。在一瞬间就吞没曾经冗长的昏昏欲睡的夏日,来去庞大可是没有声

息。有此人继续活着,有些人已经离开。世上没有谁真证关心

谁的生死。我抬头的时候只是在想云朵上有否有人掌灯引渡,

飞鸟腾起又落下。

真好看。

我知道那些南飞的候鸟又会重新飞回来,我感受到他们羽毛的气息。弑天遁地,我知道它们是无翼而乖戾的神。那些麦田在秋天之后重新变得荒芜。但闭着眼睛也知道它们来年会重新繁盛。上帝说这就叫轮回。只是不知道曾经守望麦田的人,几时才能回来。总有零星的乌鸦点着完事的题,云开、日散、芦

苇沿岸描红。人的纪念是件奇妙的事情,当我们终有可回忆之物时,我们就能卑微而尊贵地活着。无可纪念时,则懦弱地死去。忘,亡心。哀莫大于心死。原谅我的悲观,你可以做得更好。

有些东西我们会轻易地遗忘,有些东西我们会深刻的悼念。

有些东西转身走得头也不回,有些东西缠绕身边永不离开。

总有孤单的时候,总有开门的时候,总有寂寞的时候。

总有幸福的时候,然后再孤单。

2003年里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爱过一些人,恨过一些人。有些人给了我华丽的宝座。有些人在背后狠狠地抽了我几鞭子。又如何呢?云烟罢了。那些人终是身边奔走而过的兽,终是猎人生命中或黑或白的过客,或红或绿的点缀。头上的鹰张开苍色的翼,一扇,就是七个轮回。却总是沉默不语。没来由地想起死去的海子。他说,当田野还有大师傅,天空还有鸟群。当你还有一张大弓、满袋好箭。该忘记的早就忘记,该留下的永远留下。当猎人和众神,或起或坐,时而相视,时而相忘。我想海子当时肯定很孤独。风破空而来又遁地而去。

有时候也觉得很奇怪,自己竟然突然就20岁了。成人的世界还没有看清楚。可是童年的世界却再也去不进。我说这以后的日子我要幸福,没有任何人能档我的路。那些矫情的忧伤通通都滚吧,抬头还是艳阳高照我天下无敌。可是梦里总是有着不知来路的火车,轰隆隆轰隆隆地呼啸而过。湖泊埋葬了我的单

车我的CD我的书稿我的背包。

没有人路过,它们安静地沉睡。

我越来越害怕人群越来越渴望接近人群。我总是企图从那些冷漠的面容上找到曾经地老天荒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一条河,从翠绿到青春,浩浩荡荡地穿越而来,然后无声无息地滚滚而去。沿着试卷流沙,枯计,化石,经文,恢弘的寺庙与青色的镇。最后汇集成一条庞大而无懈可击的记忆。轰然作响着消失在虚空里,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哀伤的魂,寂寞的灵,是谁在大漠高扬着无面的琵琶。一挥手,一作别,点破西天终年的晦涩。

城市总是在每个有风沙的黄昏苏醒,谁记得,谁看过。带着弓的落拓猎人和骑着马的无声刀客。无魄朱砂,点水红袖。都是没有轮回的潮汐。

谁从谁的背后抱住谁,谁从谁的下面新吻谁,谁在谁的悬崖上悼念谁,谁在谁的罗衫里埋葬谁。

突然开始眷恋家乡这个豪不繁华的城市,我喜欢这里庸俗的生活气息。每天和朋友在这个城市里横冲直撞。在午夜的天桥上唱歌。在下雨的大街上凝望。我依然是两年前那个背着书包穿着沾满灰尘的牛他裤,偶尔留长头发都会被老师骂的学生。在熟悉的超市掏出钱包买美年达,在陌生的街道抬头看公交车的站牌。在

长途汽车站等着接同学的时候无聊地蹲下来和一只流浪狗大眼瞪小眼。我总是会在冬天里想起以前朋友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一闭眼,一睁眼,已是十年。而我依然活得这么顽固。

爆破说,我早就死了,而你们依然还活着。

海子说,沿途夜晚能使我沉默,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没有任何泪水使我成为花朵,没有任何王座使我成为国王。

海子是我疆域里永远照耀的国王,而我却是森林里永远孤独的猎人。总有飞鸟会在熔岩里印染,流世再见,无法再啼。

有些东西我已经学会不再去争。头破血流后世界依然那么肮脏。没有人能驯服谁,谁都是一头乖戾的兽。梦里总是祈祷,世界来一声突如其来的大火。我们在夜里或站或坐。满心喜悦听奔走的怒雷为满天无面的众神喝起挽歌。世界很大我们很小,大雨滂沱,我们躲在屋檐突然就躲了一千年。

什么人曾经经过,什么人用剑划下传说。那些失落的马蹄终于沾染上了岁月无法抹杀的尘埃。于是我们难过地哭了。

很多个晚上总是听到有什么东西缓慢地爬过我的心脏。然后安静地潜伏到我身体的某个角落,我找不到它们。却能听到它们。有时候它们在我耳朵唱着安魂曲,有时候唱着镇魂曲,有时候唱着赞美诗。

但它们却最爱唱黑色的郦歌,有鸢尾开始生长。有大海开始消失。而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蒙着眼睛尽情地狂欢,只有我,只剩下我。睁着眼看着世界沦陷。

突然觉得一切都很美好,在一切快要消失以前,让我也唱首赞美诗吧。

发表评论